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108
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真人娱乐游戏送22彩金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情感 > 母亲的宝贝

母亲的宝贝

时间:2012-02-20 作者:张一杰 点击:

  蛤蟆村有个叫七两的男孩。说是孩子,其实今年已经三十出头了,可身子却像个四五岁的小孩。七两一出生就带有先天性的疾病,身子长不大也罢了,两条腿还不能走路,只能爬。人长成这样,倘若是个傻瓜,糊里糊涂过一世也就算了。偏偏七两的智力一直发育正常,三十岁的智力,五岁的身体,叫谁也接受不了呀,七两经常觉得自己生不如死。父母倒是没有嫌弃七两,母亲天天像照顾一个婴儿一样照顾着他。父亲过世后,母亲就编了只背篓,只要离家三步远,她就把七两放到背篓里背着。

  一天,城里的姑姑家添了个胖孙子,母亲当然得去道贺喝喜酒。来到姑姑家门外,七两知道姑姑家现在肯定有很多客人,他不想进去,就在后面拍拍母亲的肩膀,说:“妈,你把我放下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  母亲一听,停下脚步,迟疑了一会,说道:“你姑姑他们不会怪你的。”七两苦涩地说:“我知道,不过今天是姑姑家大喜日子,我进去不合适。”见母亲似乎仍在犹豫,七两立刻猜到了母亲的心思,她是怕自己一个人在外面,会出什么意外,更怕他想不开做傻事。就在前年,七两就曾经趁母亲不备,悄悄爬出背篓,向一处山崖爬去,想滚下山崖一死了之。

  七两哽咽着说:“妈,你就放心吧。我再也不做傻事了,我好久没进过城了,你让我在这里好好看看。”

  母亲考虑来考虑去,只好无奈地把背篓解下,挨着街边的一堵墙,又反复叮嘱了一番,这才提着礼物匆匆走了。过了没一会,母亲又跑回来,往他怀里塞了两把糖果:“七两,你先吃着糖,妈一吃完饭就带你回家,乖乖的,不要乱动啊!”说着,摸了摸他的脑袋。

  七两连连点头,等妈离开后,他探头探脑,贪婪地看着面前宽敞热闹的大街,心情渐渐地开朗起来,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。

  就在七两看得入迷时,有个路过的人往背篓瞧了一眼,叫起来:“哎呀,有个怪人!”

  七两一听,眼里的亮光就像关了闸一样,立刻黯淡熄灭了。他下意识地低下了脑袋,往背篓里缩,只盼着那个人快点离开。可由不得他自己,没一阵工夫,背篓旁就围了一圈看稀奇的人。那些人对着他指指点点,七嘴八舌,说啥的都有。

  七两不想理睬他们,可那些人的话还是源源不断往耳朵里钻,而且有些还说得很难听,甚至有几个人嘲笑起来。虽然他以前也遇到过这种事,可那时都有母亲护着他。可这回,母亲却不在身边了。

  听着听着,七两再也忍不住了,抬头吼了起来:“你们看什么?我不是怪物!”

  围观的人一愣,接着有个声音惊奇地嚷道:“他还会说话!”

  七两愤怒地瞪了他一眼。这家伙“哟”地叫了起来:“还凶呢?你这个怪胎,你想拖累死你娘啊!”

  很多人顿时哄笑起来。七两的心被这话刺痛了,嘀嘀答答直往下淌血。他紧紧地咬着嘴唇,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。

  后来,还是几个年老的阿姨看不过去,劝大家散了。

  人群散后,七两脸如死灰,耳边一直响着刚才那句话。他嘴里不停地念叨着:“是呀,我早该死了,为什么还要拖累妈?”

  这么想着,七两打定了主意:趁这个机会,我就悄悄地死了吧!活着既没有意思,还累着母亲。

  七两扭头看了看,母亲还没出来。于是他双手抓紧背篓的筐沿,拼命一晃,背篓倒在地上,他费尽全身力气从背篓里爬出来,再不敢回头看一眼,奋力往
前爬去,只想离母亲越远越好。

  七两爬啊爬,爬到一个路口,他累得再也爬不动了,脑袋一下磕到了地上。

  不巧,他趴倒的地方正好是一家包子铺的门口。那老板肥头大耳,一脸横肉,见门口趴了这么一个人,着急得直挥手:“走开走开,到别处去!”

  七两听了这话,强忍着泪水,咬咬牙,双手又撑起身子,调转方向,竭尽全力往街上爬去。他全然不顾街上车来车往,一心求死,只盼着有辆车往自己身上压来。

  突然,一辆小车来了个急刹车,硬生生挨着他的脑袋停下了。司机按下车窗,探出头大骂:“你想要钱还是想寻死啊!”

  七两不说话,只是一个劲把脑袋往人家车轮下塞。

  司机一看害怕了:“真是寻死啊!有你这么寻死的吗?”过来硬把他拉了出来,然后开车走了。

  包子铺的胖老板目睹这一切,就过来问:“小兄弟,你干吗要寻死啊?”

  七两也不说话,又想往前爬去。胖老板一看,忙把他整个人抱了起来:“这里太危险了,过去慢慢说。”七两不停挣扎,可丝毫不管用,只能任凭胖老板把他抱回了店门前。

  胖老板打量打量他,说道:“小兄弟,刚才我是不对。”说着拿了两个热乎乎的包子塞到他手里。

  七两哪有什么心思吃包子,哇的一声号啕大哭起来,两只手使劲拍打着地面,自己真是太没用了,连寻个死也这么难!他哭着对胖老板说:“大叔,您要是真可怜我,就帮帮忙,帮我寻个死法吧!”

  胖老板倒吸一口凉气,蹲下来说:“帮人寻死,那可是缺阴德的事。好死不如赖活呀,小兄弟,你为啥想寻死呢?”

  七两止住了哭,自嘲地苦笑:“大叔,您看我这样子,活着有意思吗?多活一天,我妈就多受一天累呀。”

  “哦,你还有母亲,她人呢?”

  七两欲言又止,犹豫了片刻,觉得面前的胖老板还算个好人,就忍不住把一肚子的委屈和苦楚倒了出来。说完了,他擦着眼泪问:“大叔,您说,我这样的人是不是死得越早越好?”

  “不是!”胖老板一脸正色道,“为什么?因为你还有母亲啊!”

  七两默默无言,低下脑袋想了半晌,喃喃道:“可我永远都是我妈的累赘……”

  胖老板深深吸了口气,直起腰,往前面看了看,脸上动情地说:“小兄弟,你这么说不对。你说你是你妈的累赘,可在你妈心里,你却是她的心肝宝贝哟!”说着,拍拍他肩膀,“你妈现在就找你来了。”

  七两全身一震,同时耳朵里听到了他最熟悉的声音:“七两……”

  七两费力地扭转头,果然看见母亲正向自己跑来。母亲背着背篓,手里似乎还抓着一条细小的红绳子,一边跑,一边往手里收。他突然间恍然大悟,用手往背后一抓,刚好摸着衣服上别着的一枚扣针,扣针上面系着一条细绳—原来母亲早有准备了,红绳的另一头系在背篓里,她是顺着红绳找到自己的。

  母亲飞快地跑过来,惊喜交加地一把抱起他,哭了起来:“七两,你为什么不听妈的话?这里不是咱乡下,妈找不到你怎么办啊?”

  七两把脸深深地埋进母亲怀里,眼泪无声地流下来。从现在开始,他懂得了,自己不单要继续活下去,而且还要活得好好的。因为,自己始终都是母亲的宝贝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