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108
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真人娱乐游戏送22彩金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真人娱乐游戏送22彩金 > 菲律宾为何胆大妄为

菲律宾为何胆大妄为

时间:2015-10-05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菲律宾的外交逻辑令人费解。
  
  香港人质事件、黄岩岛事件、数次枪杀中国大陆及台湾渔民事件……菲律宾从来都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其态度不仅取决于国内的政治需要,更与背后势力的撑腰有关。应对菲律宾的挑衅,要靠我们的实力与智慧。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,应延续黄岩岛模式,“你进一寸,我们就进一尺。你挑衅一次,我们就从你手中夺回一个岛礁。我们必须要让任何人知道,凡犯我中华者,虽远必究,必无好下场。”
  
  菲律宾为何胆大包天?
  
  5月9日,菲律宾公务船用机枪疯狂扫射手无寸铁的台湾地区渔船“广大兴28”号渔船,枪杀一名洪姓船员后,继续追赶扫射一个多小时,致使该渔船船上设备严重损坏,后者拼死逃命才脱险。这在岛内燃起炽热的怒火,而菲律宾处理该事件的傲慢、敷衍态度更如火上浇油。
  
  菲律宾先说“没有船只在出事地点”,后来说是“公务船”,有意回避是“武装船只”。在难以抵赖的情况下,菲律宾被迫承认是海岸警卫队所为,但以“意外事件”、“相关涉事人员已被暂时停职”的说辞企图蒙混过关。在面临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强大压力后,菲总统府副发言人华尔特5月12日在一份简短书面声明中称,菲方对出现“不幸状况”表示“遗憾”,并“向遇难者家属表达诚挚和最深切的同情及哀悼”,而这个声明并非道歉。
  
  菲律宾肆无忌惮地动用武力,已不是第一次。2000年5月菲海警在巴拉望岛附近海域围追枪击中国渔船,枪杀船长;2006年,菲水警开枪射击台东籍渔船,枪杀船长;菲律宾在南海海域拦截和扣押中国渔船事件也时有发生,2012年菲律宾派出军舰袭扰中国渔民、渔船,引发黄岩岛事件。现在,菲律宾又悍然枪杀台湾地区渔民,这距离黄岩岛事件才1年多。事件之后,菲律宾总是扮起“受害者”角色,不仅不反思自己的野蛮行径,反而百般辩解,甚至闹上国际法庭,要求所谓的公正。这种野蛮行为不仅存在于海域,2010年,菲律宾在香港人质事件上的拙劣表现及粗蛮态度让中国人愤怒不已。
  
  就枪杀台湾渔民事件,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引述台媒分析称,5月13日,菲律宾举行全国中期选举,这被部分政治观察家视为2016年总统大选的前哨战。菲总统阿基诺三世将全力抢攻席位。有分析称,菲总统不愿对台最后通牒发表直接回应,是为了避免影响选情。此外,菲方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是,用野蛮执法吓阻包括台湾渔民在内的中国渔民,对内显示菲律宾政府的“坚定”,甚至借此向中国大陆示威,并靠单方面行动来划定自己认定的海上“管辖范围”。就在枪杀台湾渔民事件后的5月11日,中国南沙渔业生产船队在进入中国南沙海域时,两艘外籍公务船强行插入船队,企图逼停中国船队实施“登船检查”,这也一度被猜测是菲律宾船。
  
  菲律宾哪来的胆子?5月10日,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表示,希望菲展开全面透明的调查,敦促各方确保海上航行安全、节制行动,避免升高区域紧张形势。有分析指出,菲律宾变本加厉的行为与美国的支持密不可分。这在黄岩岛事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,每当美国的支持减弱,菲律宾也会低调一些,一旦美国支持增强,菲律宾的动作也愈加张狂。另一个大国日本对菲律宾的武器援助也让菲律宾底气十足。此前,菲律宾曾扬言派军舰驱逐中国渔船,这背后有美国的暗助,也离不开日本的明帮。
  
  菲律宾的狡辩完全是自欺欺人
  
  首先,事发地点位于鹅銮鼻东南方160多海里处,菲方辩称属于“菲律宾专属经济区”,而根据台湾相关部门负责人的说法,为台湾与菲律宾“重叠经济海域”,没有达成渔业作业安排。此外,屏东县当地船长许聪明表示,渔民在海上作业都会通过无线电沟通,据他所知,“广大兴28号”遇袭时正在台湾所属渔区内进行作业。
  
  其次,“广大兴28号”是一艘排水量仅15吨的小船,而涉事的菲律宾公务船是艘34米长的钢铁船,“广大兴28号”真如菲方所说会撞击公务船吗?以小撞大无异于以卵击石。反观菲海岸警卫队方面,其“被迫开枪示警”的结果是在渔船上留下数十个弹孔,并造成1人死亡,船体严重受损。另据台湾当局“海岸巡防署”通报,在渔船全速逃离时,菲公务船仍紧追不舍约1个小时。装备精良的公务船对一艘小渔船下此狠手,这种罔顾人命、恃强凌弱的霸行让人难以接受。
  
  在近年来的南海争端中,菲律宾政府一方面“小动作”不断,一方面又声称要通过诉诸法律等途径加以解决。此次菲方射杀台湾渔民之举不仅与其口中所谓的“和平途径”背道而驰,也违反了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的精神,正是菲方罔顾国际法的表现。
  
  决不能允许菲律宾在海上撒野
  
  菲律宾执法部门如此肆无忌惮地对台湾渔民动粗,哪儿来的底气?按照台湾主管部门的说法,渔船当时处于台湾的“暂定执法线”以内,并未越界作业。退一步讲,即便是台湾渔船“越界”进入不存在争议、明确由菲方管辖的海域,菲方公务船也不能随意向渔民开枪,只能采取最低限度行动阻止“侵权”行为。更何况这次事件明显是发生在双方传统渔业重叠海域。
  
  联想到近来菲律宾官方屡次表态要“强化”针对中国渔业船队进入“菲律宾领海或者专属经济区”的举措,显然菲方执法部门的上述举动并非心血来潮,而是受到其国内对外示强政策的激励和纵容。
  
  决不能允许菲律宾违反国际法在海上撒野,决不允许菲律宾对尚未划界海域搞“一家说了算”、肆意侵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国渔民的合法权益。菲方曾多次过度使用暴力对付中国大陆和台湾渔船、渔民,去年在中国的黄岩岛海域甚至派出军舰骚扰、抓捕正常作业的中国渔民。中方除继续动用外交渠道向菲方施压、要求其对枪杀台湾渔民案作出应有交代外,应进一步加强和完善有关海域的执法巡逻和应急反应。
  
  中方在海上不主动挑事,但如菲方继续非法粗暴对待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渔船、渔民,中方海上执法力量应及时、有力予以反击,保护中国大陆和台湾渔民的合法权益,不能让渔民的合法渔业活动在恐惧中进行。为此,两岸海上维权执法合作刻不容缓,应以适当方式进行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